资讯

动力电池企业生死劫:淘汰率已超六成 二三梯队承压

作者: 来源:中国经营报 时间:2020-01-13

[摘要]相关数据显示,2016年,有动力电池企业200家进入工信部目录。“目前留存的生产企业大约有80家,其中能真正实现装机量的仅40家左右,淘汰率已超六成。”

车市的寒意逐渐“侵蚀”新能源汽车,也蔓延至其产业链上下游,作为新能源汽车“心脏”的动力电池行业迎来“至暗时刻”。高工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,2019年12月,我国动力电池装机量约9.71GWh,同比下降27%,遭遇“五连降”。


去年下半年以来,多家动力电池企业宣布破产或遭遇经营危机。相关数据显示,2016年,有动力电池企业200家进入工信部目录。“目前留存的生产企业大约有80家,其中能真正实现装机量的仅40家左右,淘汰率已超六成。”


在寡头效应越发明显,外资企业重返“争食”之际,大多数动力电池企业遭遇盈利难、回款慢、库存积压等难题,二三梯队首当其冲。对此,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致电致函天能动力、南都电池、杉杉股份等企业。


南都电池相关负责人表示,从2016年下半年起,公司对汽车动力电池的投入逐步减少,目前并无大规模的产能投入。“动力电池的市场广阔,对于这块业务,公司将根据现状与未来前景及时调整战略。有技术和客户积累,上产能会很快的。”


“公司经营取得净现金的减少及成本的增加,个人觉得没有太大的问题。”天能动力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作为新兴产业,公司未来会重点发展。“要做大做强,向高端化发展。”


盈利滑坡


行业困境也让动力电池企业的财报暗淡许多,包括国轩高科、天齐锂业、南都电源、天能动力、杉杉股份等净利润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。


天齐锂业发布三季度业绩报显示,2019年第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分别为12.08亿元和-5392万元,同比分别下降17.81%和114.20%。


据了解,这是天齐锂业5年半来首次出现净利润亏损,公司方面预计,受锂价下行、产品销售毛利率降低等因素影响,2019年净利润将出现九成以上的下滑。


财报显示,2019年前三季度,南都电源实现营业收入64.78亿元,同比下降1.67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.29亿元,同比下降24.11%;国轩高科则表现稍好,实现营收51.52亿元,同比增长25.75%。实现归母净利润5.78亿元,同比下滑12.25%。


杉杉股份的净利下滑则更为严重。三季报显示,截至2019年9月,杉杉股份营业总收入65。15亿元,同比增长2。08%;净利润为2。88亿元,同比大幅下滑72。71%。


对此,杉杉股份方面表示,公司利润下滑主要系正极业务售价下滑致使净利润同比下降所致,其中动力市场方面,主机厂和动力电池厂对成本控制更加严苛,促使三元材料价格下滑。国轩高科则将原因归咎于“研发管理投入显著加大;受补贴滑坡影响,产品价格承压”。


南都电源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目前汽车动力电池占公司营收、利润都很少,只有几千万元,对公司整体基本没有影响。“就市场而言,目前动力电池产能已过剩,公司未来是否‘上产能’也将根据现状与行业前景实时调整战略。”


下游车企的销量颓势,使得动力电池企业的应收账款和库存压力与日俱增。


例如国轩高科,财报显示,截至三季度,国轩高科背负了近71多亿元的应收账款,同比大幅增长41.89%;其存货净值在2018年末已高达22.77亿元,几乎相当于同年结转主营业务成本的三分之二,如今这一数据增加到24.88亿元。


库存增加也让天能动力遭遇“经济危机”。记者从半年报了解到,由于存货增加,导致公司经营活动取得净现金从2018年同期的11。59亿元下降至约8。12亿元,但销售及分销、研发、行政、工资等成本均有较大幅度提升。


同时,公司以其银行存款、应收票据、物业、厂房及设备以及土地使用权做抵押,而获得银行信贷及银行借贷,抵押资产总额约为人民币32.15亿元。


内忧外患


如今,动力电池行业正在上演一盘生死棋局。


2019年11月份,又有两家动力电池企业“弃子投降”,湖北猛狮新能源科技159彩票和深圳沃特玛电池159彩票先后宣布破产清算。


在中国化学与物理电源行业协会秘书长刘彦龙看来,这只是开始,二三梯队的动力电池企业生存压力越来越大,随时有被淘汰的风险。


有业内人士预计,到2020年动力电池企业将只剩20余家,九成以上的动力电池企业将被淘汰。


起点研究院统计数据显示,2019年1~11月动力电池行业两大“巨头”宁德时代与比亚迪,装机量、市占率分别为27619.3MWh、52.5%和9639.4MWh、18.3%,总市占率超过七成。而3~10位的市占率合计为17.6%,其余动力电池企业市占率仅为11.6%。


天能动力拟拆分科创板上市的天能股份,也在最新发布的招股书中直言,汽车动力锂离子电池行业,国内配套量排名前20位的企业配套量合计占总配套量的87%,行业集中度较高。


“动力电池行业也是强者恒强,订单越来越集中,寡头效应越发明显。”清电智慧能源研究院电池研究所所长程干江告诉记者,这逼迫相关企业在技术上想办法。


随着搭载外资电池的新能源汽车也可在中国获得补贴,中国动力电池市场正式向外资开放,坚定了外资企业在华布局的决心。


2019年12月初,北电控股、北汽集团和韩国SK集团在江苏常州建立的合资工厂一期工程竣工,预计2020年初开始量产。此外,LG化学设立在南京的动力电池第二工厂在建中,三星SDI设立在西安的动力电池工厂扩建二期项目也已重新启动。


“内忧外患”也让不少企业对动力电池行业仍处于观望之中。


据南都电源相关负责人介绍,因为此前政策的多次调整,自2017年下半年开始,南都电源对于汽车动力电池的投入就逐渐减少,虽然研发和车企匹配一直未曾停止,但大规模的产能投入和工厂建设目前节奏放缓甚至暂停。


“有一定的技术和客户积累,上产能还是很容易的。但行情变化太快,公司对于汽车动力电池一直有计划,只是相对谨慎。”上述负责人表示,前期国内动力电池行业较为封闭,给了国内企业快速成长的机会。随着外资企业进入,后期市场将完全开放,企业间将充分竞争,“对现有企业毫无疑问是有压力的”。


技术突围


2019年12月3日,工信部发布了《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(2021-2035年)》(征求意见稿)。按照规划,2025年,新能源汽车新车销量占比达到25%左右,这意味着动力电池未来的发展空间依旧广阔。


积极的政策也为动力电池企业增添信心。


国轩高科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虽然现在动力电池行业有些低迷,处于至暗时刻,但前景仍然相当可观,是有远大前程的。


天能股份在招股书中表示,未来在新能源汽车产业规划方面,挪威、芬兰、德国、英国、法国分别宣布在2025~2040年开始全面禁售燃油车;全球各大车企也在纷纷发布新能源汽车发展战略。“预计全球动力电池市场将保持高增长的态势。”


南都电池方面也对动力电池行业的前景及市场充满期待。公司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尽管宁德时代和比亚迪的头部效应越发明显,但总体而言纯电动汽车在国内车市的占比还较小,尤其是乘用车的需求还未爆发增长。“如果电动车替代率增高,未来参与动力电池行业竞争的企业会有很多,不可能只有一两家。”


如今,业内普遍认为,技术突破与精细化发展是动力电池企业的未来。


上述发展规划也提出,动力电池技术要取得重大突破,要求开展正负极材料、电解液、隔膜等关键核心技术研究,加强高强度、轻量化、高安全、低成本、长寿命的动力电池短板技术攻关,同时提出要加快固态动力电池技术研发及产业化。


天能股份方面表示,目前,高镍三元正极材料已经成为新能源汽车动力锂电池未来的主选方向,而由于锰酸锂性价比以及安全性能优于三元材料,未来将被更多地使用在电动轻型车的动力领域。“高能量密度、高安全方向成未来发展趋势。”


程干江也认为,加快新技术的研发是当务之急,主要方向应是固态电池以及石墨烯和纳米极应用电池,以此彻底改变能量密度低、安全性和充电慢等问题。


“电池企业必须努力提高电池寿命和续航能力,打消消费者的后顾之忧。”在中南财经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看来,动力电池行业本质上也属于重资产行业,行业动荡时应当实行轻重并举的策略。“要与下游车企、上游充电桩企业达成战略合作,甚至与物联网企业打造新能源企业链,拓展服务半径,分散风险。”


“行业仍有很大发展空间。”恒大研究院发布的《2019中国动力电池发展报告》建议,政府应出台奖惩机制、加强行业监管;电芯厂则统一动力电池型号标准,完成电芯溯源标记;整车厂采取充换电模式并举,鼓励以旧换新,完善回收体系;回收厂应加大回收技术投入,深化上下游产业链合作,提升回收效益。

 

 

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飞速赛车平台 上海时时乐开奖 上海时时乐 欢乐城彩票注册 澳洲幸运8 极速快乐十分 澳洲幸运8 东方彩票 极速PK拾 上海11选5